首页 其他类型

阴缘劫

048 菡叶失踪

阴缘劫 彼岸花本尊 21.76万 2023-11-03 10:04:47
藏宝阁小说网www.cbge.cc,最快更新《阴缘劫》最新章节!


    我不敢相信,苏逸就这么被怪物吞入了口中!而且就在我的眼前!

    是我害了苏逸…;…;就如同在迷途幻境中所看到的那样…;…;

    如果苏逸不来救我,他也不会被怪物吞入腹中,如果我一直留在剧组等他,我也许就不会被风尘胁迫。

    我此时只感觉我的天都崩塌了…;…;我无力的跌坐在地,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本以为,我害了苏逸,没想到,怪物的腹部竟发出了一道冰蓝色的光芒,下一秒,从怪物的腹中跳出了一个人影,而怪物的腹部因为这一光亮破碎开来。

    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。

    因为从怪物腹中跳出的,就是苏逸。他相安无事,倒是怪物的肚子破了个巨洞。

    而后,怪物便被黑白双使和苏逸,三下五除二消灭了。

    苏逸平安归来,第一件事就是紧紧拥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还在因为苏逸被怪物吞入腹中而剧烈跳动的心脏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何时回来?”黑使在苏逸的身后,问他道。

    问苏逸什么时候回来?苏逸也是冥界的人吗?

    苏逸松开了我,转过身去,定定的看了黑使许久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回阳界?”黑使追问,听黑使的语气,似乎不想让苏逸回到现世。

    “嗯。我要陪她。”说着,苏逸紧握住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若你无法斩断孽缘,你就永远无法…;…;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苏逸拉着我,走向了鬼门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仔细考虑你所做的事,所说的话。”黑使面容严肃道,“还有你将面临的…;…;”

    苏逸又重复了一遍,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而后,他便拉着我,带我从鬼门离开,离开了鬼界。

    虽然我没有听懂黑使和苏逸所说的话是什么,但我能听出,“孽缘”所指的,大概就是我和苏逸了。

    如果我继续和苏逸在一起,就会害死他?

    我看着身前苏逸的侧脸,心中竟有些悲伤…;…;

    刚才,他就差点死在巨兽的腹中…;…;他和我在一起如果真的会害他…;…;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没过一会儿,苏逸便将我送回了酒店。

    而他竟也将我的衣裳都带了回来,现在,已经入夜了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苏逸与那巨兽缠斗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苏逸…;…;”我叫了苏逸的名字,换来了他热切的目光,“我以为你不会来了…;…;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苏逸的目光中尽是温柔,“无论你在哪,我都会找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,杀青了。”苏逸轻抚着我的脸颊,“明天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独自去鬼界?”苏逸突然问我。

    这事我自知瞒不了苏逸,便如实告诉了他,“风尘告诉我菡叶能够救风隐,我便去给风隐寻了菡叶,因为取的菡叶的时候中了风尘下的毒,所以…;…;还无法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菡叶?”苏逸听后,眉头直拧了几个结,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苏逸的脸色沉了下来,他的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菡叶取之不易…;…;

    “菡叶呢?”

    “菡叶被风尘身边的女鬼夺去了,可能已经给风隐喂下了。”

    而后,他紧锁着眉头,叫我早点休息,我们便睡下了。

    一早,苏逸便带着我赶往了片场,拍那仅剩的几场戏。

    我在片场无聊的等待着苏逸,正巧看到几个剧组人员正在讨论着风隐的事,我心中还是比较牵挂风隐是否康复,毕竟他是因我而受伤,于是,顺便向她们询问了风隐是否出院了。

    三天前风隐就服下了菡叶,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康复出院了。

    不料,打听了才知道…;…;

    “风隐?他好像还没有出院…;…;”其中一个人是这么回答我的。

    什么?没有出院?按理说女鬼已经把菡叶夺走了,风隐也应该出院了才对…;…;

    “他真的没有出院?”我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没有,听说还在重症监护室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…;…;他还有戏份没有拍摄。”说完,她又说,“风隐在追你,说不定你去找他说说,呼唤他,他就会醒过来了,现在电视剧上都这么演。”

    而后,那几人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菡叶已经到手,为什么风尘不救风隐?还是说让我拿菡叶只是为了他的私人利益,和风隐毫无关系?

    不应该啊…;…;风隐不是风尘的兄长吗?风尘又怎么会不救他?

    还是…;…;风隐不是他兄长?他那么说只是为了让我取菡叶?

    不论如何,我还是应该先去看看风隐…;…;

    打定主意,我便去找了苏逸,告诉了他我想去看风隐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逸算是同意了,“早去早回。”

    得到他的同意,我便立刻打车赶往了医院。

    下了车,我便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了风隐的病房外,隔着窗户,我果然看到的风隐。

    正如那几个工作人员所说的那样,风隐没有出院,依旧躺在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这…;…;不可能啊…;…;风尘真的没有把菡叶给风隐喂下?!

    看风尘对风隐万分在意的样子,他不像是在骗我啊…;…;

    我正疑惑之时,一道冷风卷过,而后,一只冰冷的手将我的肩膀狠狠捏住,简直就要捏碎它!

    然后,一张怒不可遏的脸凑近了我,那眼神简直要杀死我!

    “菡叶呢?”风尘愤懑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每一个字说出口,手上的力道便加重了一分,“没想到,你竟能活下来!遇到白使了吧?怎么,他没留住你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他怎么知道白使的事?难道白使是他找到留住我的?

    “除了白使,试问还有谁能救你?”风尘冷笑,“没有菡叶,你就给我兄长陪葬吧!”

    “菡叶我拿到了。”我强忍着疼痛,咬着牙尽量清晰的将话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拿到了?你骗我?”风尘的另一只手凝聚着红色的光芒,“骗我的人,没有能活下来的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我大喊了一句,“菡叶被一直跟在你身边的女鬼抢去了!不信的话,你可以询问黑使,这件事他亲眼看到了!”

    风尘的眸变了色,他捏在我肩头的手松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她没有跟在你身边,恐怕她失踪已有三日了吧?”我揉了揉发痛的肩膀,菡叶的失踪,怕是与女鬼的失踪有关。

    当日女鬼从我的手中夺走了菡叶,如今菡叶没有到风尘的手中,而女鬼从寸步不离变为了不在风尘的身边,很有可能,菡叶是被女鬼拿去了。

    风尘思索了半晌,突然又拽住了我的手臂,力气大的出奇,“你可知冬婧的去处?”

    冬婧…;…;没想到女鬼的名字也蛮好听的…;…;

    冬婧的去处…;…;她拿着菡叶能做什么?

    “说话!”风尘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唯一能想到的…;…;是她生前的爱人。”能有什么让冬婧尤为在意?也只有她生前救了她的公子了…;…;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。”话音刚落,风尘便利用手中的袖珍镜子化为了一扇门,将我拉入了门中。

    我随他进了门,门后,是一片墓地。

    风尘稍稍寻找了一下,找到了冬婧的墓碑。

    风尘一掌便震碎了冬婧的墓碑。

    看到此景,我确认了风尘对风隐的在意程度。

    墓碑碎裂的同时,冬婧现身了。

    风尘立刻扼上了她的脖颈,几乎掐得她灰飞烟灭,“菡叶呢?”

    “菡叶?菡叶我没有拿到!风尘大人,您是不是错听了什么?”冬婧现身的同时便否认自己拿了菡叶。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口,风尘的矛头瞬间又转向了我,“你骗我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,我说过了,如果你不相信,可以问黑使,我想他是不会为了我而说谎的。”我定定的看着风尘的双眼,目光坚定。

    “风尘大人,您要相信我啊!我拿菡叶又能做什么?是…;…;是那个萧凌骗您!如果我偷了菡叶就不会在您的面前现身了啊!”冬婧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拿菡叶。

    风尘一时犹豫了,不知道该相信我和冬婧谁的话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相信我,可以找黑使当面对质,菡叶被冬婧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要相信这丫头的话!我跟了您这么久,又怎么会背叛您?我根本就没有理由拿走菡叶!”冬婧边说着,边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风尘当然注意到了冬婧的这个动作,他像是做了什么决定,突然向冬婧出手,然而,冬婧提前发觉出了不妙,一闪便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风尘此时恨不得将冬婧的坟墓地掘三尺,一掌便又击碎了临近的几个坟墓。

    如今,能确定了,拿走菡叶的就是冬婧。而冬婧为什么要拿走菡叶,我很不理解。

    如果说她是为了给她所爱的公子服下,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,经历了这么多年,想必那公子早就死了,尸体说不定也已经腐烂了,又怎么能服下菡叶?

    “转世…;…;”突然,风尘喃喃,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转世?!难道冬婧找到了那公子的转世?而那公子的转世体受了重伤必须要服下菡叶,所以冬婧才拿了菡叶?

    这么想,的确是唯一的解释了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那公子,我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,我好像…;…;在哪里见过那公子。

    越想,就越是感觉到熟悉…;…;

    风尘像是想到了什么,又利用他那袖珍镜子变出了一道门,一瞬间,我又被他拉入到了门内。

    穿过这门,风尘竟然带我出现在了…;…;寝室的走廊上。

    而走廊上,有许多男同学…;…;

    这是男生寝室!而这条走廊,我熟悉的不得了!

    我从窗户眺望对面的寝室,对面便是女寝…;…;

    这明明就是我们学校的男寝!

    而男同学还没有注意到我,或许是因为他们没有想到女生也能进男寝…;…;

    风尘为什么带我来我们学校的男寝?难道这里有冬婧所爱的那位公子的转世?

    而后,风尘独自走在前方,没一会儿,风尘便停在了一间寝室前。

    风尘能找到这里,我已经感到十分诧异了,我在走廊上行走了这么久,竟然没有任何人感到意外,这是最匪夷所思的事…;…;

    没想到,风尘会解答我的疑惑,“鬼遮眼。”

    随后,风尘推门进入了寝室,我也紧跟其后进入了寝室,寝室里有三个男同学,其中一个男同学打着吊瓶,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风尘轻轻一挥手,其余的两个男同学便像木偶一样目光呆滞的离开了寝室。

    寝室里,就只剩下了男同学、风尘和我。

    我仔细的端详着男同学的脸,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我会觉得那公子如此面熟。

    面前的男同学曾找我搭档过他们老师留下的作业,我记得,他的名字叫做周衡。

    没想到,风尘突然对周衡下了手,扼住了他的脖颈…;…;

自愿捐助网站

网站无广告收入,非盈利,捐助用于服务器开支!

怕迷路,可前往捐助页面加联系方式!

点击前往捐助页面>>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