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灵异

浮世阴曹

第十章 因果循环

浮世阴曹 FonFeng朮先生 4.2万 2023-11-02 09:46:59
藏宝阁小说网www.cbge.cc,最快更新《浮世阴曹》最新章节!


    在村东三里东下坎,有一块坟地,正是我们家的祖坟地。太爷爷死的时候就埋在了那里。而这块坟地也是太爷爷自己选的,他在没去世的那几年里,就经常一个人四处走动。拄着拐棍,带着米白色的全沿帽,一身白色的褂子。头发眉毛已经花白,活像一个先生。这块坟地原本在生产队解体以后就分到个人手里,并不是我们家分到的地。后来太爷爷去世了,按照太爷爷生前的遗嘱,死后就埋在了这块地里。那时候,爷爷还在大队当着会计。于是,就用家里其他的地跟这家这块地换。结果,人家难为爷爷,就是不换。最后没办法为了完成太爷爷的遗愿,就用了好地换了这块没多大面积的地。从此,这块地就算是我们叶家的在东北的祖坟地了。太爷爷那时候总是喜欢活动,似乎总有使不完的精神头。每次总是在东下坎一代徘徊,最后选了这块向阳的,前面平望正是南山,一片开阔,一马平川。往下望去,是一条大河。左面右面和后面都有路可走。在我太爷爷看来是一块还不错的风水地了,虽然他不懂风水。从东小岭到我们村东头本来是一条龙脉,但是由于大慈古庙建在我们村东,可谓是正好压住了龙头。这些都是听老一点的人说的,谁也不知道真假,总之无从考证。

    在东小岭南边挨着大路,有一片坟场,早些年,很多人都认为那里是一块绝好的风水宝地。但是后来成了乱葬岗。太爷爷也曾经去看过,很多坟头都找不上人家,这里那里是风水宝地啊。可是,就在后来不久后的某天,那块坟场有一个坟头的先人被后辈子嗣启走了。但是,后面的事情却发生的很离奇,让人怎么也想不到。听后来奶奶说,那个启坟的人家姓章,早些年前就是邻村河西村的人。家里特别穷啊。先人走了以后,就简单的埋在了东小岭这片乱葬岗里。后人就举家搬走了。3年以后,那家人回来了,听说下海赚了很多钱。有一个子嗣当了兵,现在已经是军区部队的首长。总之,第二年开始这家后人就开始大好起来。很奇怪,似乎感觉好的太快了。于是,这家人就到访茅山的道庙找了个修为的道士给算了一下。道士直接就问到了他家先人,子嗣们就把先人的情况说了。结果是,先人的福缘都造福报给了后人。那块埋先人的四平方地方正是一条沉睡的地龙灵脉的脉眼。先人能够埋在这里,福报是无限的。后人不是王侯将相,就是大富大贵。而且这里的地脉早已形成,你们这么快就能得到先人的庇护,这是预料之中的,这都是多少辈才能修得的机缘啊。

    于是,这家人就在3年后,回来了。根据道士的告诉,终于在一个方位找到了先人的坟头,坟头早已是荒草连连,几年过去了,坟头都已经矮了不少,不是找专门的人给算,根本就找不到,而且旁边也多了一些新的坟头。于是,这家算是找到了祖宗,开始烧纸,仪式性的开始悲伤大哭。过后的几天里,这家人祖坟被重新修建了,坟头也用水泥糊上了,加固了,也立上了碑文。坟四圈也被护栏了起来。弄的有模有样的,那时候能够做成这样的,都是有权有钱人家的。可是,之后的两年里,这家开始霉运起来,起初因为有钱有权,什么事都还好解决,没多大变化。但是,后来这家埋着的先人的一个孙子出车祸死了。接下来的一切就变了,下海经商的子嗣赔光了钱。军区部队当首长的子嗣贪污违纪被罢了职,抓进了监狱,判了死刑。于是,这家人的命运在两年里被彻底翻了个个。有人建议去找个明白人看看,于是这家人的其他子嗣又去找到了那个道士。可是原来的老道士已经羽化不在了,但是他有徒弟,就找到了他的徒弟又帮着算了一下。小道士出言就惊了这家人。他说,“我师父在羽化之前曾经嘱咐我,在两年后的今天你们家后人必定会再来造访,于是他就留下了一个秘囊给我,你们来的时候让我打开,之后按照上面的去助你们。小道士打开了秘囊,看到之后,居然自语:“都是因果循环啊。”接着,就告诉了这家人。原来这家人两年前,给先人修墓的时候动了周围的土和植被。以至于把此地脉之气给泄了,原来聚起的风水之气被也破掉了。但是,这不是马上就没了,而是需要时间一点一点散失。刚好这两年你家发生的灾祸就是开始的预兆了。再过几年,你家就可能要人丁俱散,真正的家破人亡。听到这,这家人吓得满头大汗。后悔当初修墓,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小道士也语重心长的叹了句:“都是因果循环啊。”

    这家人询问小道士有没有解决之法,而小道士只说了两个字“挪坟”。这家人恳求之下,小道士以替老道士完成心愿之名答应陪同这家人回到了那里。在当地花高价雇在了几个年轻壮汉,天不亮就到了东小岭,引魂鸡,罗盘,朱砂符纸,黑狗血,铜钱剑,桃木剑一应俱全。10多个大汗站在一起,此时空气非常阴冷,不时的有人嘚嘚瑟瑟。小道士穿上了黄色道袍,左手罗盘,右手铃铛。看了一下点,踱着步伐,嘴里念着符语,走三步摇一下铃铛,前后摇了三下。只听“开、、、”的一声过后,小道士站到了一边,10多个大汉一起走上前,开始动土,由于墓穴后来修成的水泥的,所以动土的过程中很费力。过了好大一会,天慢慢的就要变亮了,这家人开始着急了,忙问小道士。而小道士则说,“好在我算过了今天是阴天,没有太阳,所以不影响。”又过了好大一会,一个大坑出来了,里面是一副棺材,棺材的死角已经腐烂了。接着,小道士把事先准备好的阴魂鸡拿出来,贴上符文。放开了,引魂鸡走了几步,突然飞到了棺材上面,用嘴用力啄着棺材,不一会,只见公鸡的嘴上都是血,最后公鸡从棺材上面飞下来,往前走了几步,倒在地上死了,地上都是鸡血。这时,小道士大惊失色,嘴里重复自语着:“怎么会这样?”然后,叫其他人都退后,自己用手在棺材上面摸了一下,说道:“好湿啊。”赶忙叫其他人开馆。10多个大汉正要上前用工具开馆,忽然不知道从哪来吹来了一阵邪风,阴冷阴冷的。吓的几个大汉扔下工具就要走。说啥也不干了。章家人赶忙又把雇金又提高了一倍,为了钱这才勉强留下没走。于是,又重新开馆。众大汉用工具一起用力,只听棺材板缝隙之间吱吱的响声过后,砰的一声,棺材盖被撬开了。大家一起再一用力,棺材盖被掀到了一边。这时候,棺材里面的景象着实吓呆了众人。小道士也大惊了一下。原来棺材里的人并没有腐烂,还栩栩如生跟活人一样。甚至连毛发的看的清清楚楚。棺材里都是水,而尸体就泡在水里。这是一具荫尸。小道士第一次遇到,汗都出来了。众人根本没见过这情况,看到更是吓得不得了。章家子嗣刚忙跪下磕头。

    荫尸是什么,它是僵尸的一种,也称养尸,有的下葬一二十年不化不腐烂,有的甚至100多年不腐烂保存完好的。荫尸有两种,一种是干尸,一种是湿尸,干尸多为恨性,湿尸多为恶性。一般都是形成荫尸的条件是风水和地脉走向。尸体静静的泡在水里,小道士惊愕的发现,居然尸体的毛发和指甲都在生长。早已不管这具荫尸是怎么形成的了,为了以防尸体发生尸变。叫众人赶紧先把尸体从棺材里弄出来,可是这帮年轻大汉早已吓得不敢上前了。这时候,章家再一次把雇金又提高了两倍。但仍有几个还是不让上前,剩下的几个人为了钱。再次拿起工具靠近棺材。可是刚要把工具插进棺材里面的时候,其中一个人尖叫了一声,另外几个人被这人这一叫吓得顿时愣住了。“怎么了?”一个人问道。“我我我刚刚才看到尸体眼睛动了一下。”他说道。其他人都说他因为害怕可能眼睛花了,看错了。安慰了一下,又一起用工具插入水中往外端尸体。工具刚插入水中,慢慢的将尸体向外起。棺材里的水慢慢的一点点溢了出来,一股恶臭的气味扑了过来。几个人一手拿着工具,一手向一边垂下,开始呕吐。几乎都要把胃吐出来。一边站着的人,看着也被影响了,也一旁呕吐去了。吐过之后,几个人又开始一起使劲。尸体怎么也无法弄出棺材。一个人看到,尸体下面居然被树藤缠着。因为一半在水里,所以一开始没有看到。怎么办,于是一边的人递给了一个人一把镰刀,大家一起使劲把尸体下面漏了出来,这个人捏着鼻子,狠下心,用力一割,树藤被割断了。可是就这时,尸体突然张开嘴,从嘴里开始冒出红色烟雾状浓浓的气体。

    小道士,大叫不好,赶忙叫几个人放下工具跑。几个人反应也快,松开工具就穿出好几米。同时,一边的其他的人也后退到了10米处的大路上。工具正好卡在了棺材里,尸体被办翻身,一半脸沁在水里,但嘴里不听的冒着红色弄弄的烟。一直升到半空才渐渐消散。大概过了一会儿,逐渐看不到了。众人又走上前去,突然发现荫尸的皮肤上长满了一些白色的毛毛状的东西。小道士让几个人赶紧把尸体弄出来,几个人也不敢耽误,虽然看起来很恶心,但是东家给了钱,大家就要照着吩咐继续做下去。工具被再一次拿了起来,几个人一使劲,发现工具被卡住了。于是,再一次一使劲,蹦的一声,工具被别折了。好在只是头被别掉了,大家慢慢的抽出工具,把折了的工具仍在一边,重新拿过新的工具,插在棺材里,又一次把尸体慢慢的翘了起来。这次很顺利,尸体被几个人一起用力抬出来棺材。放在了旁边的草地上。一滩恶臭的脏水湿了一地。于此同时,尸体皮肤长出的白色白毛状的毛发开始慢慢变多。小道士惊呼:“不好!”赶紧拿出背兜里的法器,先是用几根沾过黑狗血的桃木钉死死钉在了荫尸的四个方向的地上。然后取出几道黄符做成的小旗,同样插在四个对应的方向,然后手持一把两尺长的铜钱剑。这时,突然起风了,本来阴天无风的天气,开始变得阴冷,风吹了起来,符旗开始随风慢慢飘动,而尸体开始奇异般的动了一下。一边的人被这种景象看傻了,有的人已经不会动的。

    慢慢风越来越大,尸体身上的白毛也越来越多,渐渐的变长。啪的一声一面符旗已经被风吹飞了,在空中瞬间自然。小道士你看不好,这是恐怕要尸变了。大呼,“章家人现在快跑,有多远跑多远。”于是,还没反应过来的章家子嗣,瞬间被惊醒了一样。立刻转过头,迅速爬上了车就开出好远。几个人大汉看到东家都跑了,还没有给工钱,也急了扔下工具,就像兔子一样追车去了。另有几个大汉,还在原地发呆。这时,又一面符旗被吹短了,迅速燃尽了。小道士现在也是自身难保了,毕竟也是第一次,不过已经遇到了,只能硬着头皮等待着事情的发展。又一跟符旗被吹飞了,现在只剩下一面符旗了。荫尸身子开始动了一下,慢慢的一点点就要脱离地面就要悬空,然后又落在地上,如此反复好几次。这时,最后一面符旗也被吹断了。尸体,两只手臂开始慢慢抬起。身体也开始拖离地面,慢慢升起。小道士,拿起一罐黑狗血就淋了上去。只见,吱吱了几声,尸体身体开始冒白烟。尸体倒了下去,慢慢的又开始要升起。两个手臂已经完全张开了。小道士往后退了一步。这时,三个方向的桃木钉瞬间就蹦了出来。小道士已经大惊失色了。大喊:“你们还站着干嘛。赶紧跑啊。”剩下的几个人缓了一下神,啊的一声就加快了脚步跑了出去。而这时候的尸体已经完全立了起来。小道士,瞪大了眼睛,咬着嘴唇咽了一下口水。尸体开始慢慢睁开眼睛。小道士举起铜钱剑照个荫尸就是一抽,瞬间尸体被抽到了一边,身上冒着阵阵白烟。尸体再次又立了起来,眼睛已经睁开了,身上的白毛已经长得好长,指甲也迅速突了出来。恶心的嘴里吐出恶臭的尸水气味。并向小道士慢慢的靠近。小道士,也一点点的后退,退到了大路上。荫尸朝着天嗷的一声,顿时阴天多云的天气云开始滚动。慢慢变成了黑色,天突然就暗了下来。小道士知道自己这次碰到了一个厉害角色,恐怕自己都要交代到这里了。并且后悔自己当初没跟师父好好学道,练习本领。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怎么办呢,心里踌躇着,只能一步步的往后退。突然,尸体速度般的跳在半空中直接扑了过来。小道士大叫“哎呀”一声,向下倒地,躲了过去。心里还是没有底,从背包里又拿出几道黄符,念到“六丁六甲显神通,急急如律令,开、、、。”只见几道符纸已经粘到了尸体上面,瞬间爆破。不过效果并不好,荫尸好像没啥事一样,居然将黄符吃了。小道士惊呆了。他赶紧脑袋瞬间过滤一遍,想着还有什么招数可以用。

    荫尸又扑了上来,说时急那时快,一剑就抽了过去。尸体又被打倒了。小道士冲了过去,照着尸体又是一剑,刚要得意,啪的一声铜钱剑瞬间就断了,散落了一地。小道士大怒:“师父留给我的五帝铜钱剑啊,就这样完了,啊啊、、、”没等他说完,这把尸体又扑了过去,直接将他扑倒,他一把摸过地上的石头照着荫尸就是一顿狠敲。终于挣脱了尸体,小道士赶紧跑到一边,把背包里的东西一倒,一把符纸被风瞬间吹飞了。剩下的都在地上散落着。他捡起一把桃木剑,也不管它能不能对付荫尸,直接就刺向了尸体。只听嘎巴一声,桃木剑也断了。小道士,又赶紧拿起地上的八卦镜,咬破中指,在镜子上迅速画了一道聚阳符。然后拿起八卦镜,对准尸体一照,啪的一道白烟,荫尸被击倒。小道士再次举起镜子对准荫尸照去。尸体迅速躲开了,又是一照,尸体再次躲开。而尸体快速又压了过来,小道士刚要照,发现八卦镜上的符文已经消失了,而现在已经来不及再画了。咔了一声,小道士被荫尸打飞,身体飞出了五六米。重重的摔在地上,一股鲜血吐了出来。一支手臂突然也不会动了,可能已经脱臼了,试着活动了一下,一阵疼痛钻上了心头。荫尸再次朝着小道士扑了上来,两只手瞬间掐住了他的脖子,一股窒息的感觉,在慢慢的接近死亡边缘。这时,小道士嘴里又一股鲜血掺杂着咬烂的舌尖血喷了出来。正好喷在了荫尸整个恶心的脸上,尸体“啊”的一声,松开了双手,眼睛里冒了白烟。这一下把荫尸的眼睛给弄瞎了。尸体向后退了四五步,啊啊的叫着。小道士喘了一口气,又吐了一口鲜血。慢慢爬进了沟里,捡了半张被风吹飞的符纸。立刻的用血画了半张五行符中的火阳符,又艰难的爬出了沟里。而此时的尸体,因为眼睛被毁,在原地找不到方向,正用鼻子再嗅气体,由于风很大,气流流失快,尸体根本找不到小道士的位置。小道士拾起一旁地上的法器-摄魂弩。将半张火阳符插在弩箭上,用最后一点力气对准荫尸,嗖一支摄魂箭飞了出去。正中射在尸体的胸口。然后念到:“开、、、。”顿时,一杆火焰,点着了尸体,慢慢的蔓延到了全身。一阵惨叫过后,尸体安静的倒下来,大火慢慢的烧尽了整个尸体。一股烧焦味道弥漫在空中,慢慢的随风消散。而章家人于此同时,也又返回来了。发现一个满身伤痕和鲜血的人躺在路边,身边凌乱的散落着一些用具。而另一边是一具还在燃烧的尸体灰烬。章家子嗣众人跪地对着烧尽的尸体就这样痛哭了一阵,小道士也侥幸捡了一条命,完成了他师父的心愿,回茅山了。而那个地方就剩下了一个大坑,至今还尚存。而后来,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谁晓得这是因果循环的过程,到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了。

自愿捐助网站

网站无广告收入,非盈利,捐助用于服务器开支!

怕迷路,可前往捐助页面加联系方式!

点击前往捐助页面>>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